1. 寧波這個小區"撤桶并點"搞垃圾分類 卻"反不如從前"

    發布時間:2019-08-27 12:39:18 來源: 寧波晚報 記者 薛曹盛 實習生 岑婷婷

      這段時間,寧波很多小區陸續實行了“撤桶并點”。但“撤桶并點”以后,垃圾分類卻迎來了新的“痛點”。

      上周,家住中興小區的胡先生吐槽:“小區實行“撤桶并點”后,小區的環境衛生反而越來越糟糕了,隨地扔垃圾現象很普遍!

      上周四傍晚,記者來到該小區實地調查。小區內的“垃圾定時投放處”,不見垃圾桶,卻見滿地垃圾。到了投放時間,保潔員卻一股腦兒扔進垃圾桶,全然顧不上垃圾分類。

      “小區垃圾分類變形記”,今天我們聚焦中興小區。

      垃圾桶撤掉了,

       未到投放時間小區多個點位滿地垃圾

      8月22日16:50分,記者來到中興小區實地調查。

      剛下車沒走幾步,記者就在中興小區業主委員會旁邊的公共廁所前看到了滿地垃圾,現場一片狼藉。

      記者走近一看,被丟在地上的有廚余垃圾、其他垃圾,還有紙箱等可回收垃圾,有些垃圾甚至都沒有裝袋。因為當天剛下過一場大雨,現場污水橫流,一股惡臭撲鼻而來。這些垃圾并未集中放在一起,而是隨意丟棄,酸奶盒、雞蛋包裝盒、紙箱等都散落在四處。

      就在該區域,赫然放著一塊嶄新的指示牌,上面寫著“垃圾定時投放處”。該點位的垃圾定時投放時間是6:30—8:30以及17:30—20:30,每天僅5個小時。

      換言之,只有在這5小時內,該點位會有垃圾桶。但讓人詫異的是,未到垃圾投放時間不見垃圾桶,但現場卻是垃圾滿地。

      記者現場看到,在指示牌的右側,豎著一塊提醒牌,清晰寫著:“該點位已撤銷,請您將垃圾投放到附近垃圾桶,感謝您的配合!

      就在記者采訪拍照時,剛好碰到中興小區的一位居民來扔垃圾,是一位中年女士。她手里拎著一袋廚余垃圾,直接丟在“垃圾定時投放處”。

      “還沒有到投放時間,怎么垃圾都扔在這里了?”

      面對記者的疑問,她絲毫不避諱:“那怎么辦?有垃圾就順便帶下來了,大家都這么扔的!

      其實,最近的垃圾桶點位距離該投放處不過百余米的距離,但有些居民卻不愿意多走幾步。

      這是不是個別現象?當天,記者在小區里轉了一圈,在多個“垃圾定時投放處”發現垃圾滿地。

      在小區18幢樓前面,有二十余袋垃圾被隨意丟在地上。西瓜皮、快餐盒、羽毛球拍等垃圾五花八門,有些垃圾甚至因為沒有扎緊垃圾袋,垃圾直接散落在地。同樣,該處立著一塊提示牌:垃圾定時投放處。

       保潔員一天撿四次垃圾

       一股腦兒丟垃圾桶,根本顧不上分類

      這些亂七八糟的垃圾,將被如何處理?

      記者在現場蹲守,當天17:00左右,就有保潔員陸續將垃圾桶拉回到在這些“垃圾定時投放處”,但他們最大的工作則是——撿垃圾。

      第一處位于公共廁所附近的“定時投放處”,差不多有三四十袋垃圾。

      保潔員鄭師傅拉過來兩個垃圾桶,一個放廚余垃圾,另一個放其他垃圾。他彎腰隨意將一袋袋滴水的廚余垃圾丟進了其他垃圾桶,而有些其他垃圾則被丟進了廚余垃圾桶,絲毫不管垃圾分類這檔子事。

      這一舉動讓記者有些錯愕!皫煾,你就這么扔進去,不分類了?”

      “這亂七八糟的垃圾,讓我們怎么分?根本沒辦法分!编崕煾低虏壅f,當天該小區的保潔工作由兩個男保潔員負責,他們已經搭檔干了好多年。一個多月前,小區實行“撤桶并點”,垃圾桶從原先的200多個減少到135個,設置了5個集中點位。但垃圾桶少了,他們的工作量反而增加了。

      每天,鄭師傅需要定時把分類垃圾桶放到規定點位,過了投放時間,把分類垃圾桶收回來,處理掉垃圾,再清洗垃圾桶,一天要重復兩次。

      最讓他覺得遭罪的是,現在每天要撿三四次垃圾!皼]有垃圾桶,居民就扔在地上,他們根本不管投放時間,想扔就扔,苦了我們。剛剛下過雨,這樣濕淋淋的垃圾,你說讓我們怎么分類?”說起這個,鄭師傅直搖頭。

      在另一處定時投放點,記者看到了另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保潔員,動作如出一轍,就是將居民扔在地上的垃圾撿起來一股腦兒丟進其他垃圾,而有些垃圾明顯屬于廚余垃圾。

      “大家都是圖省事,懶得走幾步去扔垃圾,都是這樣直接扔在地上!北崋T對滿地的垃圾,似乎早已見慣不怪了!懊刻於际沁@樣的,我們撿垃圾都來不及,哪有功夫再分類?”

       小區垃圾亂丟現象普遍

       居民扔垃圾還不忘拍照打卡

      記者現場采訪了1個多小時,發現該小區垃圾亂丟現象頗為普遍。

      “垃圾定時投放處”沒有垃圾桶,卻見滿地垃圾。在13幢居民樓前,停著一輛中巴車,車子內側有堆放著很多垃圾,廢棄的地毯、紙箱以及其他垃圾等,甚至連綠化帶里都有一大袋黑色垃圾。

      在28幢前面的綠化帶,記者看到了散落的4袋生活垃圾,而在人流較多的溫馨樓豐巢柜子前的空地上,則堆了十幾袋垃圾,垃圾分類的廣告牌也倒在地上沒人管。在30幢和81幢的綠化帶里,甚至還堆著建筑垃圾和廢棄的馬桶。

      在5個集中點位,記者現場翻看了20余個垃圾桶,混投現象較為普遍。垃圾桶清洗比較到位,沒有翻蓋現象,但每個垃圾桶內基本上都有兩三件混投的垃圾。

      “這屬于什么垃圾?廚余垃圾吧?”一中年女士帶著女兒來丟垃圾,一邊詢問旁邊的保潔員,一邊還不忘拍照打卡。

      她說,小區有規定,投放垃圾要在群里打卡!坝械睦覀冏约阂矝]搞清楚,碰到工作人員問一下,心里踏實一些!

      “小區垃圾分類做得怎么樣?”中年女士直言,垃圾分類工作做得并不好!盎焱冬F象太普遍了,一個垃圾袋里可能有很多種垃圾。垃圾分類意識可能還需要時間慢慢培養,急不得!

      “撤桶并點”帶來的痛點,可能很多小區多會碰到,但垃圾滿地顯然和這項工作的初衷是違背的。

    標簽:分類 垃圾桶 投放編輯:毛寧
    乐山| 定安| 黄冈| 黑河| 邹平| 濮阳| 泸州| 海西| 双鸭山| 安徽合肥| 涿州| 果洛| 中卫| 涿州| 金华| 厦门| 禹州| 万宁| 海安| 大连| 汉川| 秦皇岛| 黑河| 抚顺| 酒泉| 滨州| 义乌| 泰州| 曹县| 赤峰| 绥化| 云浮| 宿迁| 林芝| 肇庆| 克孜勒苏| 平顶山| 德宏| 庄河| 海宁| 周口| 广州| 东营| 牡丹江| 锡林郭勒| 陵水| 安阳| 镇江| 株洲| 阜阳| 黄冈| 海北| 武安| 惠东| 肇庆| 汝州| 新疆乌鲁木齐| 定西| 珠海| 永州| 滨州| 大同| 丽江| 石狮| 沧州| 滨州| 莱芜| 咸阳| 大同| 库尔勒| 阳春| 怀化| 南阳| 保定| 漯河| 双鸭山| 忻州| 舟山| 白沙| 咸阳| 五家渠| 宁德| 景德镇| 厦门| 营口| 包头| 黄石| 阳泉| 泰州| 广饶| 襄阳| 毕节| 温州| 信阳| 湘西| 三明| 吐鲁番| 哈密| 保定| 三亚| 南充| 五指山| 平顶山| 临猗| 抚顺| 诸暨| 湛江| 赵县| 齐齐哈尔| 衡阳| 青州| 台南| 沭阳| 清徐| 塔城| 馆陶| 淮安| 舟山| 孝感| 大同| 延安| 高密| 滨州| 白城| 孝感| 自贡| 建湖| 辽阳| 姜堰| 香港香港| 东台| 赵县| 三明| 大连| 玉林| 基隆| 青海西宁| 阿克苏| 甘南| 巴彦淖尔市| 益阳| 鹤岗| 高密| 巴音郭楞| 包头| 怀化| 荆门| 阿克苏| 黄南| 大同| 咸阳| 海东| 江西南昌| 平顶山| 赣州| 台山| 金昌| 广饶| 韶关| 鸡西| 绥化| 克拉玛依| 秦皇岛| 泗洪| 巴音郭楞| 灌南| 五指山| 克拉玛依| 阳春| 鹤壁| 昭通| 济南| 山西太原| 公主岭| 昭通| 澳门澳门| 泗洪| 衡阳| 海安| 大连| 常州| 渭南| 桐乡| 钦州| 红河| 厦门| 平顶山| 那曲| 阳泉| 盐城| 丹阳| 南平| 阳泉| 伊犁| 台北| 七台河| 南京| 崇左| 东阳| 葫芦岛| 石狮| 上饶| 宁国| 鞍山| 白城| 鹰潭| 嘉善| 揭阳| 漳州| 海拉尔| 滕州| 石河子| 日土| 肇庆| 南京| 凉山| 佛山| 珠海| 秦皇岛| 商丘| 榆林| 三沙| 河南郑州| 桐乡| 淮安| 许昌| 如东| 海东| 运城| 桂林| 运城| 齐齐哈尔| 台北| 宜昌| 神农架| 厦门| 攀枝花| 基隆| 揭阳| 安吉| 内江| 宝鸡| 莱州| 海北| 云浮| 四川成都| 宜都| 台北| 沭阳| 澳门澳门| 吉林长春| 山西太原| 三门峡| 百色| 海丰| 库尔勒| 宿州| 石河子| 四平| 图木舒克| 公主岭| 松原| 阳春| 公主岭| 松原| 龙岩| 百色| 泰州| 徐州| 甘肃兰州| 新乡| 江苏苏州| 龙岩| 偃师| 长兴| 南京| 黔东南| 鸡西| 金华| 吐鲁番| 温州| 呼伦贝尔| 巴音郭楞| 德清| 霍邱| 如东| 吉安| 贺州| 乐山| 绥化| 凉山| 海拉尔| 诸城| 临猗| 海拉尔| 莱芜| 日喀则| 邹平| 阜新| 阿坝|